美国车企全面复工后的危机:市场需求不稳定 供应链更加脆弱

2020-06-16 09:42:04

  据外媒报道,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通用、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FCA)在美国的生产再过几个星期就能实现满负荷运转,而其他一些汽车制造商已经达到了这一点,但该行业面临的局面已经不再是3月中旬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断时的情况。

美国车企全面复工后的危机:市场需求不稳定 供应链更加脆弱

  眼下,消费者的预算已经被削减,新车需求下滑,同时供应链更加脆弱。美国经济正式进入衰退,甚至美联储警告称,复苏不会很快到来,预计年底失业率仍将超过9%。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将是人们记忆中对美国,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冲击。我们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从50年来的最低失业率上升到近90年来的最高水平。”

  美国汽车工业的重启运营实现了史无前例的速度,期间只遇到了一些小挫折,比如墨西哥零部件短缺。大多数生产受欢迎的、高利润车型的工厂又开始了24小时运转,在恢复生产后的几周内,无论是在汽车工人中还是在周边社区,都没有重大的新冠病毒的爆发。

  新的安全生产协议使得工厂再次生产中断的可能性比预料的较少,这助长了人们的乐观情绪,但展厅的人流量依然受到了影响。

  考克斯汽车公司(Cox Automotive)首席经济学家乔纳森·斯莫克(Jonathan Smoke)表示,“需求有可能受到另一波疫情大流行的冲击。目前看来,至少在美国南部似乎正在上演,经济也在恶化。”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预计下周将恢复工厂的运营水平至关闭前。通用汽车表示,本月将恢复正常生产水平,而福特汽车的目标是7月6日实现。

  在通用汽车位于印第安纳州韦恩堡(Fort Wayne)的皮卡工厂,原定于6月13日增加一个班次的时间被推迟到6月20日,原因是墨西哥零部件工厂重启速度较慢。

  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蒂芙雅·苏亚德瓦拉(Dhivya Suryadevara)表示:“我们的目标仍然是在6月底或更早之前恢复正常产能。但显然,这是一种不稳定的情况。”

  日产和沃尔沃上周重启了最后几家仍在关闭的美国汽车装配厂。至少在这个基础上,该行业已经完全恢复了元气。

  但对于现在背负着数十亿美元额外债务的汽车制造商来说,关闭和重启导致了更精简的运营,因此削减成本很可能会持续到疫情爆发后很久。

  目前,汽车制造商对汽车的需求很大,因为在工厂停产的八周期间,经销商的库存减少了。但各大汽车制造商今年不可能实现在美国生产1700万辆的新车。

  通用汽车正在优先考虑皮卡和SUV的车型的生产。这家汽车制造商还在探索让汽车更快到达经销商手中的方法。一些经销商担心,在更多车型到来之前,某些车型就会卖光。

  苏亚德瓦拉称:“我们正在与经销商讨论订单,以确保我们优先考虑现金回报,而不是推荐行动迟缓的订单。”

  据市场机构LMC Automotive的数据,工厂因疫情停产导致今年上半年北美轻型汽车计划产量减少了约280万辆。2020年全年汽车产量可能会比2019年减少340万辆,降幅达21%。

  通用汽车尚未向经销商提供交货时间表,但一些人表示,他们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收到停产后的首批发货。

  市场分析机构 Morningstar资深股票分析师大卫·韦斯顿(David Whiston)表示,“你现在只需要生产你能生产的每一辆皮卡,特别是通用汽车公司,因为他们因为美国工人联合会在秋季的罢工而人手不足。”

  他表示:“长期来看,仍有待观察的是,准时制(just-in-time)、库存管理和供应链管理等领域的情况会如何?”

  韦斯顿称,在汽车制造商满足经销商的订单并满足被压抑的需求后,销量可能会持平,需求甚至会下滑,直到失业情况好转。“最重要的问题是,如果没有第二波新冠疫情爆发,9到12个月后一切会是什么样子?”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预计,2020年美国汽车销量将下滑约25%至1,270万辆,不过预计2021年销量将回升至约1,450万辆。该行高级汽车分析师墨菲(John Murphy)上周在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表示,预计今年秋季汽车库存将达到正常水平。

  J.D.Power负责数据和分析副总裁泰森 ∙ 乔米尼(tyson jominy)表示,需求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

  他说:“经济形势对消费者的影响有多深,以及联邦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来刺激经济,既包括更广泛的经济,也包括汽车业。”

  考克斯经济学家斯莫克表示,4月和5月汽车行业受到的部分强劲势头可能是消费者接受联邦刺激计划的结果。但另一项刺激计划的可能性是一个“变数”,可能在今年稍晚影响消费者需求。

  各大汽车制造商一直在减少大幅折扣和无息融资来刺激消费。J.D。 Power称,截至6月7日当周汽车制造商的激励支出降至每辆4,347美元,为3月中以来最低。

  不过,斯莫克认为消费者将会更加重视他们的汽车,并可能决定在第二波疫情再次爆发时换车。斯莫克说:“消费者不再假设主要使用汽车来满足日常通勤,而是现在我需要一辆可能成为家人度假唯一方式的车。”通用汽车CFO苏亚德瓦拉说道。

  新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造成的零部件短缺可能会促使汽车制造商降低产品线的复杂性,并优先考虑能生产高利润、销量大的车型。

  根据J.D。 Power的数据,所有在美国运营的汽车制造商,提供的不包括车辆颜色,2019年生产的汽车款数超过60.5万辆。因此,每一种独特的配置平均只占22个零售额。不受欢迎的配置通常被搁置在经销商处,直到在车型年度结束时,通过慷慨的激励措施找到买家。

  通用汽车表示,它已开始取消部分新车的配置,目标是在不同品牌和细分市场上重用和共享更多零部件。简化工作可能是削减成本的长期策略。

  “我们只是触及到了表面情况,随着市场竞争继续变得越来越激烈,我们必须确保尽可能地提高产型生产效率。” 通用汽车CFO苏亚德瓦拉说道。(张婷)